牡丹江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我们夜归的路上是他们在寒风中点亮每一盏路灯

时间:2021-12-15 来源网站:牡丹江化工机械网

原标题:我们夜归的路上 是他们在寒风中点亮每一盏路灯

扬子晚报记者与路灯工人一起升空,体验路灯维修过程。

扬子晚报记者向路灯工人送上爱心企业准备的牛肉汤和保温杯。

走近冬夜里的劳动者,我们与您同行

寒冷的冬天,午夜的南京,北风刺骨。当喧嚣渐渐散去,大多数人进入了梦乡,可这么一群人的工作刚刚开始。他们中,有夜班公交司机、有外卖小哥、有隧道施工工人……或是工作需要,或是责任使然,他们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可能我们不曾记得他们的面孔,然而,他们却日复一日为城市正常运转和我们的生活带来便利。

临近岁末,扬子晚报今起启动扬子公益——“寒夜,你我同行”专栏,走近这群冬夜里的劳动者,与他们一起值班,体验他们的艰辛,送上我们的慰问。??策划统筹?陈郁?金震寰

每当夜幕降临,人们行色匆匆地赶往家中时,有这样一群“逆行者”,迎着回家的人流赶赴工作岗位。他们坚守到深夜,只为照亮市民的归途。他们是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的路灯工人。

由于特殊的工作性质,夜间恰恰是路灯工们最忙碌的时候,即便是寒风凛冽的冬夜。或许您曾与他们擦肩而过,却未必知晓他们的辛苦。“寒夜,你我同行”首期,我们走近“都市点灯人”的冬夜。

实习生?贠尔茹?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张可/文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乐涛/摄

4人班组在路上巡查到夜里10点

要负责7000盏路灯照明

11月22日晚9点,城西干道赛虹桥立交下车水马龙。一辆工程车停靠在路边,身着橘黄色工作服的刘松宁,正在招呼班组其他3人准备前往下一个修理点。他们来自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是穿梭在城市夜晚的路灯工。

和其他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同,由于道路路灯天黑了才亮灯,所以路灯工的工作时间主要集中在夜间。“其实我们下午2点就开始上班了,一直干到晚上10点多。下午主要处理事先布置好的任务工单,在此之后,就在班组的‘包干区’内,进行巡检,即时发现即时处理。”刘松宁的班组一共4个人,除了专职司机陈清之,王鹏、王成康都是电工,但在他们负责的区域内有7000多盏路灯。“我们负责功能性照明,也就是专门照亮路面的路灯,因为事关市民安全出行最基本的要求,所以丝毫不能有差错。”

这个季节的南京早晚温差很大。夜间作业,刘松宁他们得把身上包裹严实了。记者看到,他们的安全帽专门加装了护耳,能够保护双耳和后脑勺,“再过一个月,南京最冷的时候,还要穿棉衣棉裤。”

一阵寒风吹过,“铁臂”晃晃悠悠

空中作业要忍受寒冷,也要克服恐惧

工程车经由城西干道驶入集庆门,刘松宁一眼就发现城内南侧的第一盏路灯不亮了。经初步检查,原来是白色节能灯老化。这个任务交给了班组中24岁的王成康。扬子晚报记者和他一样,穿上保险绳,将搭扣固定在铁架上。记者与王成康站在工程车1平方多米的操作框内,由他操作“铁臂”慢慢舒展上升、调整角度,直至达到六七米高的灯箱下方。此时,脚下是车水马龙的集庆路,一阵风吹来铁臂轻微摇晃。“我一开始也害怕,后来就想着早点做完就能早下去,渐渐就克服了心理障碍。”他告诉记者,这里的灯柱还不算高,江东中路上的都有十几米高呢。

王成康边说边动手操作。他戴着厚手套防止被灯泡烫伤,换新灯泡时没有钻进灯箱里,而是熟练地用手摸准了位置,很快就旋紧了。“我平均在空中的作业时间要20多分钟,单位还有很多厉害的老师傅,动作更快。”

和家人生活在“两个时区”

但对职业的责任心让他不言放弃

完成这一任务,刘松宁的班组又紧接着向朝天宫方向赶去。“接到市民反映,那里路灯有点问题。”

1987年出生的刘松宁已入职10年,这份特殊的工作可以说让他和家人处在“两个不同时区”。“除了双休日、节假日,和家人几乎没有时间待在一起,现在上一年级的女儿也都交给妻子和父母。”刘松宁说,家人也曾劝他换一份作息正常的工作,“但我想‘干一行要爱一行’。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克服困难做下去,要有责任心!”久而久之,也得到了家庭的理解与支持。

当日随着扬子晚报记者走近路灯工的,还有爱心企业的代表。云善茶楼的负责人刘平专门炖了一锅牦牛肉汤,带到现场给刘松宁的班组暖暖身子。刘平告诉记者,自己一直在资助青海48名孩子上学,这些牦牛肉是他以高于市场的价格从孩子家中收购的特产,刚从青海带回南京,他亲手把这些牦牛肉做成汤,送给冬夜忍受寒冷的户外劳动者。同时扬子晚报记者也向路灯工人们送上了由上海希诺有限公司提供的希诺保温杯,让工人们今后能在工作中喝上热水,感受到一份温暖。

记者手记

致敬点亮都市夜晚的“逆行者”

更要致敬他们的家人

别人都往家赶了,他们要上班;别人已经进入梦乡了、他们才匆匆回家……我想,路灯工这样一份职业,冬夜的寒冷考验着身体,但更考验内心的是,他们与家人、朋友虽然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却无法生活在同一个“时区”。这种咫尺天涯的痛苦,不是偶尔数日,而是年复一年。

所以,我们在向路灯工致敬的同时,更要向他们背后的家人致敬。正因为有他们坚定的支持,更多地承担了家庭责任,路灯工人们才得以安心坚守在城市的深夜,为大家点亮与家人团聚的每一条路。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张可

http://www.allove.com/hy.php?id=183

http://www.allove.com/product_detail.php?id=106

http://www.allove.com